科普小知识:白兰

2018年06月27日 10:11  来源:果壳网

 

白兰,并不是白色的兰花。

在不同的地方,白兰承载着不一样的意义。在苏州人和上海人的记忆里,每年这个时候,就会有老奶奶带着铁丝串起来的白兰花,操着吴侬软语叫卖;在岭南人的印象中,它是路边一排排的行道树,只要在树下走过,就能闻到幽幽的暗香;在云南,人们称它为缅桂花伴着《缅桂花开十里香》悠扬的曲调,见证着国家之间的友谊。

一串串幽香。图片:太湖梅子 / sohu.com

 

白兰(Michelia × alba)是木兰科含笑属的成员。细心的你可能会发现,白兰的拉丁文名中有一个叉,这意味着白兰其实是一个杂交种。它的亲本是黄兰M. champaca)和山含笑M. montana),这种情况和香港市花红花羊蹄甲(Bauhinia × blakeana)是类似的。

左黄兰,右白兰。图片:El Denis Conrado & Fightingfalcon2005 / wikimedia

 

白兰的英文名white champaca看起来和它亲本之一黄兰(M. champaca)的学名很像,其实它们的植株外观也非常相似。

黄兰在华南偶有栽培,在东南亚比较多,印度诗人泰戈尔写的《金色花》(The Champa Flower)指的就是它。粗略一看,黄兰除了花是黄色之外和白兰并无不同之处,不看花的话基本就只能从黄兰叶下面的毛和叶柄的细微特征来区别不过,黄兰是可以正常结果的,而白兰可能由于是杂交的原因通常无法结果这一点和红花羊蹄甲也是类似的。

或许还是因为是杂交种的缘故,白兰最早的原产地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从亲本推断的话应该是东南亚一带。据传,中国的白兰是明朝时郑和舰队从印度尼西亚带回来的,但也可能有些从缅甸传入,因此才会有缅桂花这个名字。

    1956年,周恩来总理与时任缅甸总理吴巴瑞在云南芒市种下两棵白兰,象征中缅友谊长存。如今,历经风霜的两棵白兰树已经郁郁葱葱。

当年种下的两棵白兰树。图片:杨帮庆

 

在花盘,在衣襟用白兰花来做饰品已经是一种传统了。白兰花,簪在鬓上,插在襟上……”这首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老歌,带着老式留声机的韵味流传到了今天。

通常,卖花的阿婆会用细铁丝把一对对白兰花巧妙地串起来,放在小盘子上,再轻轻盖上一层薄纱,一对花只要一两块钱。在衣领别上这么一串白兰花,走到哪都可以被芳香环绕也增添了不少小清新的气息。

过去,苏州、上海本地的小姐姐很喜欢这么打扮自己。或许在旧时光里,每一位说着吴侬软语缓缓走过外滩的姑娘,衣襟上都有这么一对白兰花吧。

带回家的白兰花可以放在小茶杯中,倒上一点清水,既可以继续沉浸在花香中,也可以成为茶几上一个玉雕似的小摆件;如果还不满足,也可以泡成花茶。不过相对来说,做成花茶的白兰花香气已经大打折扣,所以并没有茉莉花茶那么常见。

天太冷,会长不高尽管江南对白兰有着如此多的记忆,然而人民在苏杭一带却很难在街边看到白兰树,原因在于这毕竟是从东南亚来的植物,包邮区的冬天对它而言实在太冷了。因此,一到冬天,苏州的花农也只能就把它们全部收进暖房,直到清明过后才能再搬出来。

但在华南地区就完全不一样了。白兰恢复了它常绿大乔木的本性,在公园、学校、马路边,处处都可以看见白兰树的身影。广州中山纪念堂门前就有两株白兰树,树干直径接近一米,树冠覆盖了数百平方米的面积。

有些地方会把白兰称为玉兰,广东潮州的市花玉兰花指的就是白兰。其实真正的玉兰(Yulania denudata)是落叶乔木,开花时无叶,在广东并不常见。

    白兰不仅花香,叶子也有特别的香味,走在两旁种满白兰的小路,会闻到树下被踩过的落叶散发着阵阵清香。 摘下一朵馥郁的白兰花,可以让我们的生活,也让我们自己,更加洁白芬芳。